下书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逍遥梦路在线阅读 - 第五百零一章 秋凉(加更求收藏!)

第五百零一章 秋凉(加更求收藏!)

        澹台世家,在某些隐秘圈子当中,有着金字招牌一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所有族人也不可能一直待在老宅,总有几个人在外界为人排忧解难,收取报酬,这也是这个家族能生活优渥的基础。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灭明的姑姑,澹台绝情,就是这样的驱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喜欢穿着碎花裙,瓜子脸,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,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恬静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澹台绝情也是唯一一个主动向方元示好的澹台家族族人,甚至在某些时候,代替事务繁忙的澹台绝心,教授方元驱鬼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常理而言,方元应该很亲这个姑姑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精神超出常人的方元,却是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女人掩藏在面具之下的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没有任何表现,但他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!

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辨析植物,还有药剂制作,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,阿明真是一个天才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笑眯眯地摸了摸方元的头,表现得十分溺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绝情姑姑,能跟我说说外面的世界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同样展露出了一个五岁小孩对于外界的好奇,老是缠着这个姑姑给他讲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明知道对方怀着恶念,但能接触到外界的情报,这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!

        执行了这次任务之后的澹台绝情,似乎也有着很长的假期,可以在家里待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收回手:“外面的世界啊,很精彩!有高楼大厦,每到夜晚,数不尽的霓虹灯闪成一片,比彩虹还要漂亮,还有数不清的美食与玩具,我上次送你的巧克力跟模型,只是其中最普通的几样而已……除此之外,还有能飞到天空中的飞机,一天时间就可以飞过好多国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‘原来这个世界,科技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听得眼睛一眨一眨,仿佛充满了向往:‘还有……这个澹台绝情,怎么明里暗里都在挑拨一个小孩对于外界的好奇?果然包藏祸心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知道,那些族老与澹台鬼镜,绝对死都不会放他离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不过,离开这里,倒也不错啊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心里冷笑:‘就陪你玩玩好了。’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澹台家族包含的秘密甚多,很有探究的价值,但绝对不是现在!

    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这个副本的等级太高,方元还是希望先到外面练练级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每个月的定期‘仪式’,也实在很令方元担忧,那明显就是一种控制手段!时间越久,效力必然越凶!偏偏他现在实力没有恢复多少,很难反抗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力不够的时候,就先跳出棋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扯着澹台绝情的手,声音连自己都有些肉麻:“那你下次出门的时候,也带我出去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的哦!”澹台绝情笑眯眯地回答:“因为阿明你是很重要的人,祭堂需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‘又来了,故意话说一半,引诱小孩的好奇心。’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他却是不能继续死缠烂打,毕竟,他所扮演的角色,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咳嗽传来,澹台绝心冷着脸:“绝情,你已经说得太多了,灭明,你先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乖乖地收拾好东西,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耳朵一动,敏锐的听力配合神识,还是捕捉到了话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哥哥,你在害怕什么呢?害怕他知道真相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这个计划,是我们家族的希望,绝对不允许被破坏,哪怕是你挡在前面,叔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牺牲掉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……二十年一次的轮回,又要开始了,那些老家伙首当其冲,肯定怕的要死吧?可惜,现在的他,还不够……”澹台绝情的声音中带着快意:“我们……都会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,你在恨我们么?”一阵沉默之后,澹台绝心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恨你们,恨这个受到诅咒的家族!恨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澹台绝情的声音凄厉,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把剪刀失窃,也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剪刀?当年秋凉用的那把?哈哈……终于,镇压不住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隐约的争执传来,其中的一些信息,更是令方元大起兴趣,奈何此时看到几个仆人过来,也不好做出偷听墙角的举动,只能慢慢地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十年的轮回?莫非是指这个家族的诅咒到了高峰期?还有,那把剪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年那个女人用来杀他的那把红色剪刀,方元到此时仍旧印象十分清楚,似乎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这个家族中的每个人都不简单,那把剪刀说不定就是什么法器之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失窃?还是在看守之下,真是有趣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慢慢走开,可惜距离太远,已经听不到什么接下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是灭明少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转过一处花园,他就看到了几个仆人抬着担架,上面覆盖着一层白布,还有一片被血染得鲜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宅里的仆役都很怕他,更不用说他们本来就心惊胆颤,此时忽然看见,吓了一跳,手里的担架也落在地上,滚出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尸穿着女仆服装,脸色苍白,双眼圆瞪,脖子上还有一道明显的伤口,仿佛是被什么锋锐的利器划开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跟她眼珠对视的同时,方元蓦然后背一凉,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收拾了抬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管家走过来,呵斥着仆人,又努力向方元挤出一个笑脸:“灭明少爷,这里脏,您还是先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淡淡答应一声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家这才松了口气:“你们两个没吃饱饭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张管家,只是太害怕了!府里刚刚死人,就看到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普通小孩见到尸体,肯定会很害怕的吧?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,果然跟传闻中的一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关键还是阿红啊,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就在房间里死了,那个房间明明反锁的,果然是……那个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窃窃私语声传来,方元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出生到现在,这种事他已经听得多了,如果一件件非要计较下去,那迟早得累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后一句情报,倒是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鬼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房间里面的方元冷冷一笑:“就连这里,也不安全了。这种鬼宅,还是趁早离开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首先最要紧的,还是增长实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夜晚,方元有些迫不及待地来到祭堂后面,等待着鬼园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完成课程之后,他就有了按照自己心意使用鬼园的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就准备配置几种药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祭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月色朦胧中,黑色的建筑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,要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方元还感觉到了,从祭堂里面传来的一道窥视之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族老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没有去管,等到月亮降临,走到鬼园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奇形怪状的植物纷纷发出沙沙声,仿佛在欢迎着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对付鬼,人类的东西根本没有用,就连这些植物,也不是人类世界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随意转了转:“实际上……澹台家族绝对留了一手,一些大威力的药剂配方都没有告诉我,此时能配置的,不过一些基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按照这里成熟的材料,能配置的只有两样,一种灵眼水,能让普通人观察到鬼魂的踪迹,还有一种则是压制活人体内的生机,令鬼魂较难发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着火眼金睛,当然不需要什么灵眼之水,这时就开始配置另外一种药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整个配置过程,必须在鬼园中进行,似乎是某种限制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来到鬼脸向日葵面前,按压着上面女人脸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嘤嘤!”

        苍白的女人脸发出似哭泣、又似愉悦的声音,从眼睛中流出血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拿着一根试管接住,再加进一点死人蔓的种子粉末,还有其它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试管中,原本血红色的液体一下转为透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成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药剂的配置,失败才是常态,像方元这么高的成功率,哪怕专门负责制作药剂的族老出手,也未必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,不知道有多少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拿着试剂正要离开,忽然间,一种心悸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里面闪过金光,顿时捕捉到了一抹红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是异度空间,所以鬼怪更容易现身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元嘴角露出一丝微笑:“我这算不算……自投罗网呢?但总得见识一下啊……这个世界的恐怖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毫不犹豫地喝了口手里的药剂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种恶臭与腐烂的味道,顿时充满口腔,身体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元轻轻屏住呼吸,慢慢向园口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他终于看见了,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,双手并在腰间,仿佛蛇一样用肩膀在地面上扭动着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脸孔赫然是……秋凉!